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寒冰

婚恋,两性,健康

 
 
 

日志

 
 

不解:为何我总是做已婚男人的情人  

2011-10-25 11:07:03|  分类: 婚恋咨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夏日的午后,一个衣着素雅而入时的靓丽女孩走进我的诊室,从表格上显示,她今年27岁了,在她的恋爱史中,她经常会喜欢一些已有家室的男人。这些男人对她并没有任何承诺,只是“和她玩玩而已”,可小雅每回都陷进去不可自拔,最后受伤害的还是小雅自己。她自己也很苦恼,为什么自己就不能和同龄女孩一样,找到属于自己的爱情和婚姻,自己为什么总是做情人呢?
    她微笑着坐下来,真诚地看着我,好像想要说出自己的一切。

    我对她有种好感,感到很愿意和她在咨询中“共舞”,于是我问她:“你来找我是为了什么问题?”
    她沉思片刻说:“老师,我真的很痛苦,为什么我总是做已婚男人的情人?”
    原来如此。从小雅的外表上来看,她是那种很时尚的女孩,这样的女孩往往会吸引一些对待爱情不认真的男人。小雅现在还只是有疑问,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在爱情游戏中的角色。甚至,根据我的经验,我觉得她未必想要改变。
    于是我问她:“那你愿意过这样的生活吗,做别人的情人?” 

不解:为何我总是做已婚男人的情人 - 寒冰 - 寒冰

 
    小雅想了想,说:“不愿意,可是我身不由己呀!”
    我继续追问:“假如突然你能够不过这样的生活了,你会满足吗?” 
    小雅的脸色微微泛红,终于她摇摇头,说:“可能我真的很难放弃。”
    许多这个问题的来访者都是这样,表面上她们也感到痛苦,但内心里,由于爱情问题所带来的浪漫和获得性收益使他们很难放弃现在的选择,她们往往感到身不由己,但其实这是因为她们内心很想继续现在的这种生活方式。
    我想缓和一下刚才剑拔弩张的气氛,于是我说:“那这样的生活也很好呀,如果你很享受这种爱情和生活方式。” 
    小雅毫不思考的说:“我不想这样生活,我觉得自己很不干净,我想要做纯净善良的女孩,我恨我自己,甚至想要自杀!” 
    我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有些女孩也选择这种爱情,但她们没有太强的内心冲突,她们接纳自己的爱情,也接纳自己,如果是这样,那心理医生不是道德评判家,心理医生也会尊重来访者的选择。但小雅看来不是这样,她由于自己不合常规的爱情,对自己很鄙视,想要摆脱又摆脱不了,产生很深的负罪感,总是谴责自己,甚至想要结束自己的生命。
    我提醒她:“我理解你的感受,但如果你想要采取极端行为,必须事先告诉我,好吗?”
    她点点头,眼睛里噙满了泪水。看得出她很痛苦,而且可能又在鄙视自己吧。
    我对她说:“问题不是你是否跟有妇之夫继续下去,而是你自己内心怎样才能不总是谴责自己。你越是谴责自己,就越会在行为上控制不住自己。你知道在沉默中爆发的道理吧,一个人越是压抑自己,就越容易压抑不住,你越是想要摆脱,内心就越疯狂。” 
    小雅不断的点头,若有所思,她忍不住问道:“那我如果不谴责自己,会不会真的和那些人到了一起,会不会继续受伤害?”
    这样的问题很常见。很多来访者认为,自己为了控制住自己的行为,就必须控制住自己的思想。但其实并不是这样。
    我问她:“你认为想念那些男人有错吗?”
    她点点头,“我不想想他们,我要把他们忘掉!”
    我笑了,说:“一个人是不能控制自己的想法的,你要是想忘掉他们,他们就会总是居住在你的脑海里。其实想想他们并没有错,很多女性的性幻想里都会出现许多不合道德的成分,世界上没有思想犯,是你自己把自己逮捕了。你越是不想想他们,就越会压抑自己,越是压抑自己,就越压抑不住,到最后就把自己的想象付诸行动。其实你可以主动的想象你跟他们在一起的情景,当你真正接纳了这就是人性时,你也就不会那么冲动了。”
    小雅显然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说法,她的身体放松了一些,看得出来她对自己的谴责动摇了。过了一会儿,她问:“老师,那我该怎么办呢?”
    又是常见的问题,来访者,尤其是容易付诸行动的来访者,一般都喜欢问“怎么办”的问题。我觉得她在对自己的严刑拷打放松以后,想要把责任从自己身上转嫁于我。但我不准备接受这种责任,因为如果我什么事都包办代替,她就会依赖我,而放弃自己成长的责任。
    于是我反过来问她:“那你说怎么办呢?” 
    小雅陷入了沉思,过了一会儿,她抬起头来,眼睛很茫然,“我感觉到这里来以后我更痛苦了。”
显然她不愿意接过我抛来的责任,她想要把压力和解决问题的责任抛给我,所以她在攻击。我需要接纳她的攻击,但我不能放弃对她的解释和修通。
    我说:“我能理解你很痛苦,但你现在这种痛苦是成长性的,这与你原来在爱情游戏里的痛苦是不一样的。”
    她接受这个解释,说:“是呀,我也觉得是这样。”
    就这样,我们结束了第一次咨询。我们约好一周后再见面。
    一周后,她如约而至。我们讨论了她的童年,她曾经被虐待被抛弃的历史,她儿时的痛苦与哀伤,压抑与抗争,她对自己问题的形成有了更清晰地认识。我知道对于她来说,这些是远远不够的,她需要长时间的心理治疗来解决自己的人格问题和情绪问题,需要逐渐摆脱她的爱情模式和生活模式,以后需要做得还很多。我也需要激发她的治疗动机,使她逐渐能够承担起对自己的责任,而减少对外界的依赖性。
    第三次访谈,她威胁说她要离开治疗了,她说治疗师没有给她想要的东西。我跟她讨论了这些想法,她这样说其实是她逐渐开始信任我的表现,她也在试探我究竟能包容她到什么程度。心理治疗中很常见的“您好——再见”就是这样,当来访者说治疗师多么好时,她其实是想要离开治疗;当来访者威胁离开时,其实她是想继续治疗,也是她逐渐建立起安全感的表现。
    果然,以后第四次、第五次访谈进行得很顺利,不过我清楚的知道,后面的考验还很多,她还会左右摇摆,是否能治疗成功还不确定,这需要我们两人共同的努力。
    不过,不管怎样,我都祝她一路走好!

   心理分析: 
    小雅的问题是人格问题在爱情领域的表现,有这样人格问题的人,情绪不稳定,爱情和婚姻关系也容易不稳定,有的还有自杀风险。她们并不接纳自己,也不相信别人,她们经常上演“抛弃与被抛弃”的戏剧,经常一会儿对别人极端的好一会儿又认为别人一钱不值。这种两极之间的摇摆使她们不能与人建立稳定而持久的人际关系和亲密关系,总是陷于“抛弃与被抛弃”的局面中。这样的女患者往往不是攻击自己谴责自己就是攻击别人,当她们逐渐把内心的魔鬼释放给治疗师时,当她们充分信任治疗师从而攻击治疗师无所顾忌时,都是对治疗师的考验。 
    对这些人的治疗,需要以支持为主,逐渐的、耐心的深入下去,需要治疗师人格稳定而持久。在技术上,对她们的治疗需要不断明确她们心理现实与现实的边界,处理她们“投射”的防御机制,治疗师要注意不要被她们激怒从而让她们重复体验到被伤害的体验。
    她们的修通和成长是缓慢的,有些女患者需要45年的成长历程,她们能否不中途脱落?她们的耐心和稳定程度究竟能支撑多久?这些都是需要注意的问题。
    还有一个问题是注意她们的依赖性,在一定阶段内,可以容许她们一定程度上依赖治疗师,不过要逐渐处理她们的依赖性,逐渐鼓励她们发展自己的独立性,建立自己的心理边界 

  评论这张
 
阅读(74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